鬼舞 炭。 鬼舞辻无惨

艶美 【鬼舞辻無惨】【竈門炭治郎】

鬼舞 炭

鬼舞辻无惨住的地方位于市区某间高级公寓的顶层。 ——这里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活气息。 墙壁四周空荡荡的,配合着单调的黑白两色装潢显得极其冷清。 几件大型电器孤零零地立在角落,虽然外壳很干净没落一点灰尘,可炭治郎总觉得它们看上去似乎十分寂寞,好像自从被买回来后就没用过几次似的。 家具与摆设物都贯彻了极简主义的理念,生活用品少得可怜,甚至连日常最基本的需求都无法满足。 ……啊啊,连个烧水壶都没有,鬼舞辻先生平时想喝热水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炭治郎从心底冒出疑问,却没有不合时宜地说出来,而是继续眨巴着眼睛打量这个简洁得过分的客厅。 ——因为这里,将会是他的新家了。 床头柜上摆放着几乎设计感的台灯,再旁边,书架、写字台和储物柜等用具一应俱全,窗户很大,透过它能俯瞰大半个城市的街景……总而言之,这是一间极具现代感的卧室,条件好得远超炭治郎的想象。 要知道,在福利院时他们可是十几个孩子挤在通铺里睡觉的。 他从没见过这样锐利的目光,仅仅只是被注视着,血液便陷入了凝滞,仿佛生死就掌控在对方一念之间似的。 好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墙上的时钟已过十二,正是饭点,祢豆子非常细心地注意到了自家兄长比起前世更显瘦小的身型……大概是长期营养摄入不足导致的,福利院的伙食怎么想都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于是女孩便催促鬼舞辻赶快带少年去吃点东西。 身为鬼的他并不依靠摄入人类的食物来获取能量,今年唯有的几次进食都是人前做戏,这种拙劣的伪装回到独居之处后自然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 ……啊啊,人类小鬼真是麻烦。 第二次发自内心地抱怨着,鬼舞辻以最简单暴力的方式决定了目的地——他带着炭治郎出了小区,凭借直觉在第一个转角决定了左拐,然后径直走向了出现在视野里的第一家餐厅。 哦,正好是某家连锁的Pizza快餐店。 一大一小前脚后脚地进了门,涌入鼻腔的是面饼被烘烤至表面微焦的诱人香气,混合着些许的水果香与肉香,令人食指大动。 而在点餐环节鬼舞辻也延续了他简单暴力的作风,直接选定了今日的推荐套餐,而快餐店最大的好处便是方便快捷,没过多久披萨就盛在盘中被送上了餐桌,喷香的食物将两人从相顾无言的尴尬中解放了出来。 鬼舞辻点头示意炭治郎可以开始进餐了,自己却没有动作,妖冶的瞳孔深处折射出一种诡异的亮光,在男孩大快朵颐的时候一刻也没有移开过视线。 被青年幽深的目光注视着,不知为何炭治郎恍然一下竟有种毒蛇在朝他轻吐蛇信的错觉。 而鬼舞辻全程除了喝了几口水外再没动过,淡色的唇微微抿起,注视着男孩的目光愈发深邃。 ——炭治郎,这个男孩带给他的观感与记忆中那个热血又冲动的少年截然相反。 现在的他温和,听话,柔软。 就像某种草食系的小动物。 鬼舞辻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炭治郎。 在视觉上带来了非常强烈的冲击感。 很强烈,但也很美。 在结账的时候,鬼舞辻无意间瞥见男孩脸上沾上了一点酱汁。 在大脑作出反应之前,拇指就自发地贴了上去,略显粗糙的指腹抵住男孩柔软的唇角,替他抹去了那点残渣。 他在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瞬间便沉下了脸色,百年来如止水般的情绪罕见地出现了一丝波动。 ……哦,是 怜爱。 呵,真是滑稽。 没想到这种软弱的情绪竟然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而对象竟然会是眼前这个可以称之为自己宿敌的小鬼。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几乎都要放声大笑了,而更令人不爽的是,鬼舞辻内心其实隐约猜到了自己会产生这种情绪的原因—— 自然是因为祢豆子,那个被他吸收的鬼化少女。 那些美好的亦或是恐怖的、那些明媚的亦或是痛苦的,交织着一并涌上心头,最终都汇聚成火焰般燃烧着的愤怒——鬼舞辻在那些飘散的记忆中见到了熟悉的身影,女孩一切情绪的源头都与那个名为炭治郎的少年密不可分,刻入骨髓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鬼舞辻已经有很多年不曾体验过这样强烈的情绪冲动了,少女不屈不挠的反抗给他的吞噬工作带来了些许困难。 然而,更加麻烦的却是外面的那一个。 漆黑的刀刃被灼热的烈焰烧得滚烫,直直朝着他的脖颈袭来。 鬼舞辻险之又险地避开了炭治郎的攻击,但这还没完,每当他对着少年起杀心的时候,祢豆子总会从中阻挠,用令人难以置信的毅力奋战着,双方达成了持久的拉锯战。 而炭治郎挥舞的刀刃一次比一次接近他的命脉。 …… 最终先选择妥协的是无惨。 很难想象祢豆子是凭借着怎样坚强的毅力抵挡了无惨的精神蚕食长达十年之久的。 鬼舞辻原先以为,和他们耗了这么久,最终的品尝到胜利果实的将是身为不老不死厉鬼的自己。 但百年过后的今天,他却发现他错了——青年沉默地注视着自己刚才抚过炭治郎面颊的指尖,那里依旧留有人类孩子所特有的温暖体温。 啊啊,原来如此啊。 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战胜过这对兄妹啊,青年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 这还真是…… 一对让他又爱又恨的兄妹啊。 —tbc—.

次の

艶美 【鬼舞辻無惨】【竈門炭治郎】

鬼舞 炭

2020-03-18 19:56 来源: 原标题:鬼灭之刃199话:炭治郎被断臂,鬼舞辻变巨婴,身体在阳光下溃散 鬼灭之刃199话的剧情终于更新,同时也预示着漫画即将完结。 承接上一话的剧情,阳光已经照到了鬼杀队的决战之地。 满状态的鬼舞辻尚且不敢直面阳光,残血状态连再生力几乎都没有了。 看到太阳出山的那一刻,鬼舞辻直接吓傻了。 设定提到鬼舞辻对活着极为执着,他就是这样的生物。 阳光对于普通人来说很温暖,但对鬼却是非常致命的光线。 鬼舞辻顾不上战斗,甩开蛇柱就想跑,但被炭治郎限制行动。 鬼舞辻疯狂攻击,炭治郎被断臂,即便如此也没有松开赫刀的意思。 这是杀死鬼舞辻最后的机会,炭治郎就算身死,他也要阻止鬼舞辻的逃走。 鬼舞辻吞噬炭治郎,并变成巨婴,用庞大的身体来掩盖本体免受阳光伤害。 此时的鬼舞辻只想跑路,决战期间他把鬼杀队当作蝼蚁,而现在普通的鬼杀队成员都能成为鬼舞辻逃走的巨大障碍。 想要进屋子躲阳光?鬼杀队普通成员分分钟把屋子给拆了,然后还推车阻拦鬼舞辻的去路。 岩柱虽然断腿,但他武器上的锁链可以限制鬼舞辻的移动。 如同拔河一样,一群人支援岩柱。 虚弱状态的鬼舞辻力气所剩无几,他还有一招刨地的逃命手段。 一副好牌打得稀烂,鳄鱼老师用巨婴形象来嘲讽鬼舞辻。 千年来都是如此,鬼舞辻和巨婴的性格没什么两样,从他肃清下弦时也能看出。 无论对错,他都不允许下弦来反驳他。 在大部分人精疲力竭之时,义勇现身并重创鬼舞辻。 蛇柱不仅没死,还秀了一波操作。 鬼舞辻主要是害怕阳光,没想着反抗,成了鬼杀队随意攻击的靶子。 关键时刻炭治郎一刀分胜负,他被鬼舞辻吞噬后还活着,或许击中了鬼舞辻本体的弱点。 鬼舞辻的身体在阳光下溃散,下一话难道要完结了? 总结:以上就是199话的重点,炭治郎被断臂,依然保持着战意。 鬼舞辻将炭治郎吞噬后变巨婴,符合鬼舞辻千年来的形象。 鬼杀队众人阻止巨婴鬼舞辻逃走,力气耗尽之时,义勇和蛇柱先后登场且重创鬼舞辻。 关键时刻还是得炭治郎补刀,然后鬼舞辻即将凉凉,身体在阳光下溃散,鬼灭决战篇也算是结束了。 责任编辑:.

次の

【鬼灭/无惨炭】绊(3

鬼舞 炭

鬼舞辻无惨住的地方位于市区某间高级公寓的顶层。 ——这里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活气息。 墙壁四周空荡荡的,配合着单调的黑白两色装潢显得极其冷清。 几件大型电器孤零零地立在角落,虽然外壳很干净没落一点灰尘,可炭治郎总觉得它们看上去似乎十分寂寞,好像自从被买回来后就没用过几次似的。 家具与摆设物都贯彻了极简主义的理念,生活用品少得可怜,甚至连日常最基本的需求都无法满足。 ……啊啊,连个烧水壶都没有,鬼舞辻先生平时想喝热水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炭治郎从心底冒出疑问,却没有不合时宜地说出来,而是继续眨巴着眼睛打量这个简洁得过分的客厅。 ——因为这里,将会是他的新家了。 床头柜上摆放着几乎设计感的台灯,再旁边,书架、写字台和储物柜等用具一应俱全,窗户很大,透过它能俯瞰大半个城市的街景……总而言之,这是一间极具现代感的卧室,条件好得远超炭治郎的想象。 要知道,在福利院时他们可是十几个孩子挤在通铺里睡觉的。 他从没见过这样锐利的目光,仅仅只是被注视着,血液便陷入了凝滞,仿佛生死就掌控在对方一念之间似的。 好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墙上的时钟已过十二,正是饭点,祢豆子非常细心地注意到了自家兄长比起前世更显瘦小的身型……大概是长期营养摄入不足导致的,福利院的伙食怎么想都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于是女孩便催促鬼舞辻赶快带少年去吃点东西。 身为鬼的他并不依靠摄入人类的食物来获取能量,今年唯有的几次进食都是人前做戏,这种拙劣的伪装回到独居之处后自然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 ……啊啊,人类小鬼真是麻烦。 第二次发自内心地抱怨着,鬼舞辻以最简单暴力的方式决定了目的地——他带着炭治郎出了小区,凭借直觉在第一个转角决定了左拐,然后径直走向了出现在视野里的第一家餐厅。 哦,正好是某家连锁的Pizza快餐店。 一大一小前脚后脚地进了门,涌入鼻腔的是面饼被烘烤至表面微焦的诱人香气,混合着些许的水果香与肉香,令人食指大动。 而在点餐环节鬼舞辻也延续了他简单暴力的作风,直接选定了今日的推荐套餐,而快餐店最大的好处便是方便快捷,没过多久披萨就盛在盘中被送上了餐桌,喷香的食物将两人从相顾无言的尴尬中解放了出来。 鬼舞辻点头示意炭治郎可以开始进餐了,自己却没有动作,妖冶的瞳孔深处折射出一种诡异的亮光,在男孩大快朵颐的时候一刻也没有移开过视线。 被青年幽深的目光注视着,不知为何炭治郎恍然一下竟有种毒蛇在朝他轻吐蛇信的错觉。 而鬼舞辻全程除了喝了几口水外再没动过,淡色的唇微微抿起,注视着男孩的目光愈发深邃。 ——炭治郎,这个男孩带给他的观感与记忆中那个热血又冲动的少年截然相反。 现在的他温和,听话,柔软。 就像某种草食系的小动物。 鬼舞辻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炭治郎。 在视觉上带来了非常强烈的冲击感。 很强烈,但也很美。 在结账的时候,鬼舞辻无意间瞥见男孩脸上沾上了一点酱汁。 在大脑作出反应之前,拇指就自发地贴了上去,略显粗糙的指腹抵住男孩柔软的唇角,替他抹去了那点残渣。 他在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的瞬间便沉下了脸色,百年来如止水般的情绪罕见地出现了一丝波动。 ……哦,是 怜爱。 呵,真是滑稽。 没想到这种软弱的情绪竟然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而对象竟然会是眼前这个可以称之为自己宿敌的小鬼。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几乎都要放声大笑了,而更令人不爽的是,鬼舞辻内心其实隐约猜到了自己会产生这种情绪的原因—— 自然是因为祢豆子,那个被他吸收的鬼化少女。 那些美好的亦或是恐怖的、那些明媚的亦或是痛苦的,交织着一并涌上心头,最终都汇聚成火焰般燃烧着的愤怒——鬼舞辻在那些飘散的记忆中见到了熟悉的身影,女孩一切情绪的源头都与那个名为炭治郎的少年密不可分,刻入骨髓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鬼舞辻已经有很多年不曾体验过这样强烈的情绪冲动了,少女不屈不挠的反抗给他的吞噬工作带来了些许困难。 然而,更加麻烦的却是外面的那一个。 漆黑的刀刃被灼热的烈焰烧得滚烫,直直朝着他的脖颈袭来。 鬼舞辻险之又险地避开了炭治郎的攻击,但这还没完,每当他对着少年起杀心的时候,祢豆子总会从中阻挠,用令人难以置信的毅力奋战着,双方达成了持久的拉锯战。 而炭治郎挥舞的刀刃一次比一次接近他的命脉。 …… 最终先选择妥协的是无惨。 很难想象祢豆子是凭借着怎样坚强的毅力抵挡了无惨的精神蚕食长达十年之久的。 鬼舞辻原先以为,和他们耗了这么久,最终的品尝到胜利果实的将是身为不老不死厉鬼的自己。 但百年过后的今天,他却发现他错了——青年沉默地注视着自己刚才抚过炭治郎面颊的指尖,那里依旧留有人类孩子所特有的温暖体温。 啊啊,原来如此啊。 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战胜过这对兄妹啊,青年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 这还真是…… 一对让他又爱又恨的兄妹啊。 —tbc—.

次の